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关汉卿戏曲集导读

在精深博大的中华传统文化中,蕴含着丰富的精神资源。生生不已的变易之道,居安思...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包待制三勘蝴蝶梦(第二折)
章节列表
包待制三勘蝴蝶梦(第二折)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题解”《包待制三勘蝴蝶梦》,是关汉卿借宋朝人物故事来表现元代现实生活的一部公案剧。它写“有权有势尽着使,见官见府没廉耻”的“国戚皇族”

  葛彪蛮横地打死了王老汉,王老汉的三个儿子又打死了葛彪,出了人命案子。

  这里所选的第二折,写包待制梦中见一个小蝴蝶打入蜘蛛网中,动了恻隐之心,救了小蝴蝶。梦后包待制审理王家兄弟打死葛彪一案,王家三兄弟都争着由自己去偿命,包待制判定王大偿命,王母不愿意;包待制判定王二偿命,王母又不愿意;包待制判定王三偿命,王母同意了。包待制以为王三不是王母的亲子,所以王母同意王三偿命,因此怒斥王母。经过王母的诉说,原来王大、王二不是王母亲生,而王三倒是王母亲生,她舍亲子而救养子的行为,深深地感动了包待制。联想到梦中情景,于是他准备搭救王三。

  在元代社会,葛彪这样的权豪势要逞凶撒泼的行为是和最高统治者有着特殊关系的,因此包待制要救王三也不得不以死囚赵顽驴来冒名顶替。最后王家母子封官加赏,只是人民的愿望和理想的体现,是对遭受苦难者的精神安慰,这也是我国古典戏曲悲剧的特点之一。

  第二折(张千领祗候排衙科①,喝云:)在衙人马平安,喏!(外扮包待制上,诗云:)咚咚衙鼓响,公吏两边排,阎王生死殿,东岳摄魂台②。老夫姓包名拯,字希文,庐州金斗郡四望乡老儿村人也③。官拜龙图阁待制学士④,正授开封府府尹⑤。今日升厅,坐起早衙。张千,分付司房⑥,有合佥押的文书,将来老夫佥押⑦。(张千云:)六房吏典⑧,有甚么合佥押的文书?(内应科。)(张千云:)可不早说?早是酸枣县解到一起偷马贼赵顽驴。(包待制云:)与我拿过来!(祗候押犯人跪科。)(包待制云:)开了那行枷者。兀那小厮⑨,你是赵顽驴?是你偷马来?

  (犯人云:)是小的偷马来。(包待制云:)张千,上了长枷,下在死囚牢里去。(押下。)(包待制云:)老夫这一会儿困倦,张千,你与六房吏典,休要大惊小怪的,老夫暂时歇息咱⑩。(张千云:)大小属官,两廊吏典,休要大惊小怪的,大人歇息哩。(包做伏案睡做梦科,云:)老夫公事操心,那里睡的到眼里,待老夫闲步游玩咱。来到这开封府厅后,一个小角门,我推开这门,我试看者(11),是一个好花园也。

  你看那百花烂熳,春景融和。兀那花丛里一个撮角亭子,亭子上结下个蜘蛛罗网,花间飞将一个蝴蝶儿来,正打在网中。(诗云:)包拯暗暗伤怀,蝴蝶曾打飞来;休道人无生死,草虫也有非灾。呀!蠢动含灵,皆有佛性:飞将一个大蝴蝶来,救出这蝴蝶去了。呀!又飞了一个小蝴蝶,打在网中,那大蝴蝶必定来救他。……好奇怪也!那大蝴蝶两次三番只在花丛上飞,不救那小蝴蝶,佯常飞去了(12)。圣人道:“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你不救,等我救。(做放科。)(张千云:)喏!午时了也。(包待制做醒科,诗云:)草虫之蝴蝶,一命在参差(13);撒然梦惊觉,张千报午时。张千,有甚么应审的罪囚,将来我问。(张千云:)两房吏典,有甚么合审的罪囚,押上勘问。(内应科。)(张千云:)喏!中牟县解到一起犯人:弟兄三人,打死平人葛彪。(包待制云:)小县百姓,怎敢打死平人!解到也未?(张千云:)解到了也。

  (包待制云:)与我一步一棍,打上厅来。(解子押王大兄弟上(14),正旦随上,唱:)“南吕一枝花”解到这无人情御史台(15),元来是有官法开封府。把三个未发迹的小秀士,生扭做吃勘问死囚徒(16)。空教我意下惆(17),把不定心惊惧,赤紧的贼儿胆底虚(18),教我把罪犯私下招承,不比那小去处官司孔目(19)。

  这开封府王条清正(20),不比那中牟县官吏糊涂。扑咚咚阶下升堂鼓(21),唬的我手忙脚乱,使不得胆大心粗;惊的我魂飞魄丧,走的我力尽筋舒。这公事不比寻俗(22),就中间担负公徒(23)。嗨、嗨、嗨,一壁厢老夫主在地停尸(24);更、更、更,赤紧地子母每坐牢系狱(25);呀、呀、呀,眼见的弟兄每受刃遭诛。早是怕怖,我向这屏墙边侧耳偷睛觑(26),谁曾见这官府!则今日当厅定祸福,谁实谁虚。

  (正旦同众见官跪科。)(张千云:)犯人当面(27)。(包待制云:)张千,开了行枷,与那解子批回去(28)。(做开枷科。)(王三云:)母亲,哥哥,咱家去来。(包待制云:)那里去?这里比你那中牟县那!张千,这三个小厮是打死人的,那婆子是甚么人?必定是证见人;若不是呵,敢与这小厮关亲(29)?兀那婆子,这两个是你甚么人?(正旦云:)这两个是大孩儿。(包待制云:)这个小的呢?(正旦云:)是我第三的孩儿。(包待制云:)噤声(30)!你可甚治家有法?想当日孟母教子(31),居必择邻;陶母教子(32),剪发待宾;陈母教子(33),衣紫腰银;你个村妇教子,打死平人。你好好的从实招了者!(正旦唱:)“贺新郎”孤儿每万千死罪犯公徒。那厮每情理难容(34),俺孩儿杀人可恕。俺穷滴滴寒贱为黎庶(35),告爷爷与孩儿每做主(36)。这三个自小来便学文书,他则会依经典、习礼义,那里会定计策、厮亏图(37)?百般的拷打难分诉。岂不闻“三人误大事,六耳不通谋”?

  (包待制云:)不打不招。张千,与我加力打者!(正旦悲科,唱:)“隔尾”俺孩儿犯着徒流绞斩箫何律(38),枉读了恭俭温良孔圣书(39)。拷打的浑身上怎生觑!打的来伤筋动骨,更疼似悬头刺股(40)。他每爷饭娘羹,何曾受这般苦!(包待制云:)三个人必有一个为首的,是谁先打死人来?(王大云:)也不干母亲事,也不干两个兄弟事,是小的打死人来。(王二云:)爷爷,也不干母亲事,也不干哥哥、兄弟事,是小的打死人来。(王三云:)爷爷,也不干母亲事,也不干两个哥哥事,是他肚儿疼死的,也不干我事。(正旦云:)并不干三个孩儿事,当时是皇亲葛彪先打死妾身夫主,妾身疼忍不过,一时乘忿争斗,将他打死。委的是妾身来!(包待制云:)胡说!你也招承,我也招承,想是串定的。必须要一人抵命。张千,与我着实打者! (正旦唱:)“斗虾蟆”静巉巉无人救(41),眼睁睁活受苦,孩儿每索与他招伏(42)。

  相公跟前拜复:那厮将人欺侮,打死咱家丈夫。如今监收媳妇,公人如狼似虎,相公又生嗔发怒。休说麻槌脑箍(43),六问三推,不住勘问,有甚数目,打的浑身血污。大哥声冤叫屈,官府不由分诉;二哥活受地狱,疼痛如何担负;三哥打的更毒,老身牵肠割肚。这壁厢那壁厢由由忬忬(44),眼眼厮觑(45),来来去去,啼啼哭哭。则被你打杀人也待制龙图!可不道“儿孙自有儿孙福”!难吞吐,没气路,短叹长吁,愁肠似火,两泪如珠。

  (包待制云:)我试看这来文咱。(做看科,云:)中牟县官好生糊涂,如何这文书上写着王大、王二、王三打死平人葛彪?这县里就无个排房吏典?这三个小厮,必有名讳;更不呵,也有个小名儿。兀那婆子,你大小厮叫做甚么?(正旦云:)叫做金和。(包待制云:)第二的小厮叫做甚么?(正旦云:)叫做铁和。(包待制云:)这第三个呢?(正旦云:)叫做石和。(王三云:)尚。(包待制云:)甚么尚?(王三云:)石和尚。(包待制云:)嗨,可知打死人哩(46)!庶民人家,取这等刚硬名字!敢是金和打死人来?(正旦唱:)“牧羊关”这个是金呵,有甚么难熔铸?(包待制云:)敢是石和打死人来?(正旦唱:)这个是石呵,怎做的虚?(包待制云:)敢是铁和打死人来?(正旦唱:)这个便是铁呵,怎当那官法如炉?(包待制云:)打这赖肉顽皮(47)!(正旦唱:)非干是孩儿每赖肉顽皮,委的含冤负屈。(包待制云:)张千,便好道:“杀人的偿命,欠债的还钱”,把那大的小厮,拿出去与他偿命。(正旦唱:)眼睁睁难搭救,簇拥着下阶除(48)。教我两下里难顾瞻,百般的没是处。

  (云:)包待制爷爷好葫芦提也(49)!(包待制云:)我着那大的儿子偿命,兀那婆子说甚么?(张千云:)那婆子手扳定枷梢,说包待制爷爷葫芦提。(包待制云:)那婆子他道我葫芦提,与我拿过来!(正旦跪科。)(包待制云:)着你大儿子偿命,你怎生说我葫芦提?(正旦云:)老婆子怎敢说大人葫芦提,则是我孩儿孝顺,不争杀坏了他(50),教谁人养活老身?(包待制云:)既是他母亲说大小厮孝顺,又多邻家保举,这是老夫差了。留着大的养活他。张千,着第二的偿命。(正旦唱:)“隔尾”一壁厢大哥行牵挂着娘肠肚(51),一壁厢二哥行关连着痛肺腑。要偿命,留下孩儿,宁可将婆子去。似这般狠毒,又无处告诉,手扳定枷梢叫声儿屈。

  (云:)包待制爷爷好葫芦提也!(包待制云:)又做甚么大惊小怪的?

  (张千云:)那婆子又说老爷葫芦提。(包待制云:)与我拿过来!(正旦跪科。)(包待制云:)兀那婆子,将你第二的小厮偿命,怎生又说我葫芦提?(正旦云:)怎敢说爷爷葫芦提,则是第二的小厮会营运生理,不争他偿命,谁养活老婆子?(包待制云:)着大的偿命,你说他孝顺;着第二的偿命,你说他会营运生理;却着谁去偿命?(王三自带枷科。)(包待制云:)兀那厮做甚么?(王三云:)大哥又不偿命,二哥又不偿命,眼见的是我了,不如早做个人情。(包待制云:)也罢,张千,拿那小的出去偿命。(做推转科。)(包待制云:)兀那婆子,这第三的小厮偿命可中么?(正旦云:)是了,可不道“三人同行小的苦”,他偿命的是。(包待制云:)我不葫芦提么?(正旦云:)爷爷不葫芦提。(包待制云:)噤声!张千,拿回来!争些着婆子瞒过老夫(52)。眼前放着个前房后继(53),这两个小厮必是你亲生的;这一个小厮,必是你乞养来的螟蛉之子(54),不着疼热,所以着他偿命。兀那婆子,说的是呵,我自有个主意;说的不是呵,我不道饶了你哩(55)!(正旦云:)三个都是我的孩儿,着我说些甚么?(包待制云:)你若不实说,张千,与我打着者!(正旦云:)大哥、二哥、三哥,我说则说,你则休生分了(56)。(包待制云:)这大小厮是你的亲儿么?(正旦唱:)“牧羊关”这孩儿虽不曾亲生养,却须是咱乳哺。(包待制云:)这第二的呢?(正旦唱:)这一个偌大小是老婆子抬举(57)。(包待制云:)兀那小的呢?(正旦打悲科,唱:)这一个是我的亲儿,这两个我是他的继母。

  (包待制云:)兀那婆子近前来,你差了也!前家儿着一个偿命,留着你亲生孩儿养活,你可不好那?(正旦云:)爷爷差了也!(唱:)不争着前家儿偿了命,显得后尧婆忒心毒(58)。我若学嫉妒的桑新妇(59),不羞见那贤达的鲁义姑(60)!(包待制云:)兀那婆子,你还着他三人心服,果是谁打死人来?(正旦唱:)“红芍药”浑身是口怎支吾,恰似个没嘴的葫芦。打的来皮开肉绽损肌肤,鲜血模糊,恰浑似活地狱。三个儿都教死去,你都官官相为倚亲属,更做道国戚皇族。

  (做打悲科,唱:)大哥罪犯遭诛,二哥死生别路,三哥身归地府,干闪下我这老业身躯(61)。大哥孝顺识亲疏,二哥留下着当门户,第三个哥哥休言语,你偿命正合去,常言道“三人同行小的苦”,再不须大叫高呼。

  (包待制云:)听了这婆子所言,方信道“良贾深藏若虚(62),君子盛德,容貌若愚”。这件事,老夫见为母者大贤,为子者至孝。为母者与陶、孟同列(63),为子者与曾、闵无二(64)。适间老夫昼寐,梦见一个蝴蝶,坠在蛛网中,一个大蝴蝶来救出;次者亦然;后来一个小蝴蝶亦坠网中,大蝴蝶虽见不救,飞腾而去,老夫心存恻隐,救这小蝴蝶出离罗网。天使老夫预知先兆之事,救这小的之命。(词云:)恰才我依条犯法分轻重,不想这分外却有别词讼。杀死平人怎干休?莫言罪律难轻纵。先教长男赴云阳(65),为言孝顺能供奉;后教次子去餐刀,又云营运充日用;我着那最小的幼男去当刑,他便欢喜紧将儿发送。只把前家儿子苦哀矜,倒是自己亲儿不悲痛。似此三从四德可褒封(66),贞烈贤达宜请俸。忽然省起这事来,天使游魂预惊动,三个草虫伤蛛丝,何异子母官司向谁控!三番继母弃亲儿,正应着午时一枕蝴蝶梦。张千,把一干人都下在死囚牢中去!(正旦慌向前扯科,唱:)“水仙子”则见他前推后拥厮揪捽(67),我与你扳住枷梢高叫屈。眼睁睁有去路无回路,好教我百般的没是处(68)。这埚儿便死待如何(69)?好和弱随将去(70),死共活拦当住,我只得紧揪住衣服。

  (张千推旦科,押三人下。)(正旦唱:)“黄钟尾”包龙图往常断事曾着数(71),今日为官忒慕古(72)。枉教你坐黄堂(73)、带虎符(74),受荣华、请俸禄。俺孩儿、好冤屈,不覩事、下牢狱。割舍了(75)、待泼做(76):告都堂(77)、诉省部(78);撅皇城(79)、打怨鼓;见銮舆(80)、便唐突(81)。呆老婆唱今古,又无人肯做主,则不如觅死处,眼不见鳏寡孤独,也强如没归着(82),痛煞煞、哭啼啼、活受苦。

  (下。)(包待制云:)张千,你近前来。可是恁的……(张千云:)可是中也不中?(包待制云:)贼禽兽,我的言语可是中也不中!(诗云:)我扶立当今圣明主,欲播清风千万古,这些公事断不开,怎坐南衙开封府!(同下。)“注释”①祗候:衙役。排衙:衙役列队伺候官员升堂。

  ②东岳摄魂台:迷信说法中勾拿死人阴魂的地方。这里借喻公堂的森严。

  ③庐州:治所在今安徽省合肥市。

  ④龙图阁待制学士:龙图阁为宋代阁名,是供奉御书和典籍的地方,设有待制学士等官。

  ⑤府尹:一府的最高行政长官。

  ⑥司房:刑房,州县管刑狱的部门。

  ⑦将:拿。

  ⑧六房吏典:地方官衙分管吏、户、礼、兵、刑、工六个部门的吏员。

  ⑨兀:发语词,无义。厮:对男子的蔑称。

  ⑩咱:语尾助词,多表示希望或请求。

  (11)者:语尾助词,无义。

  (12)佯常:倘佯,徘徊。

  (13)参差:顷刻,很短的时间。

  (14)解子:解差,押解罪犯的公人。

  (15)御史台:古时监察官署的衙门,这里指开封府衙。

  (16)生扭做:硬当做。

  (17)惆:犹豫。

  (18)赤紧:实在,真个。

  (19)孔目:掌管文书的吏员。这里指小官。

  (20)王条:王法。

  (21)升堂鼓:古时官员升堂、退堂时均要打鼓,升堂时打鼓叫升堂鼓。

  (22)公事:官事,案件。寻俗:寻常,平常。

  (23)公徒:刑罚。

  (24)一壁厢:一边。

  (25)每:们。

  (26)屏墙:影壁,阻挡视线的短墙。偷睛觑:偷眼看。

  (27)当面:上堂见官。

  (28)批:批过的公文,回文。

  (29)关系:有亲属关系。

  (30)噤声:喝令住口,不许再说。

  (31)孟母教子:孟子之母善于教子,曾经三次迁家,选择良好的环境,使孟子接受良好的影响。

  (32)陶母教子:晋代陶侃母亲湛氏教子有方,因家贫无物招待来客,就剪发换钱招待客人。

  (33)陈母教子:陈母,戏曲中人物,三个儿子在她教育下都考中状元。

  (34)那厮每:指打死王老汉的葛彪。

  (35)黎庶:老百姓。

  (36)爷爷:对官员和有权势者的尊称。

  (37)厮亏图:相互谋害。

  (38)徒流绞斩:都是古代刑罚。萧何律:汉初丞相萧何制定的九章法律。

  这里作法律的代称。

  (39)恭俭温良孔圣书:指儒家经典。在《论语·学而》中,子贡说孔子“温良恭俭让”,意即温顺、善良、恭敬、俭朴、谦让。

  (40)悬头刺股:即悬梁刺股。悬梁指汉代孙敬好学,疲倦欲睡时,以绳系头悬于梁上,继续学习。刺股指战国苏秦读书时,想睡觉就用锥刺自己大腿,继续学习。后人以“悬梁刺股”比喻学习刻苦。

  (41)静巉巉:形容一片沉静。

  (42)索:须,得。招伏:招供。

  (43)麻槌脑箍:一种套头的刑具。

  (44)由由忬忬:犹豫。

  (45)厮:相互。觑:看。

  (46)可知:怪不得。

  (47)赖肉顽皮:形容顽劣不逊,犹言贱骨头。

  (48)阶除:阶梯,台阶。

  (49)葫芦提:宋元口语,意为胡里胡涂。

  (50)不争:只因,只为。

  (51)行:处,这边,这里。

  (52)争些:差一点儿。

  (53)前房后继:前房的儿,后继的母,指不是亲生子。

  (54)螟蛉之子:养子的代称。

  (55)不道:不会。

  (56)生分:产生隔阂。

  (57)偌大小:这么大。抬举:扶养。

  (58)后尧婆:后母。忒:太。

  (59)桑新妇:恶妇,不贤德的妻子。

  (60)鲁义姑:旧时泛指贤德妇女。《列女传》记载,春秋有时一妇女携子侄逃难,在不得不抛掉一个孩子时,她舍弃了儿子,人因称她为鲁义姑。

  (61)干闪下:空抛下。老业身躯:年老的人。

  (62)良贾深藏若虚:贾(gǔ古),商人。这句话出于《史记·老子韩非列传》,意思是:善于做买卖的商人,把宝贵的货物隐藏起来,不叫人看见;修养深厚的君子,容止谦让,就像愚鲁的人一样。

  (63)陶、孟:指陶母、孟母。

  (64)曾、闵:孔子的学生曾参和闵子骞。旧时将他们作为孝子的代表。

  (65)云阳:戏曲小说中常称的行刑之地。

  (66)褒封:褒扬封赏。

  (67)揪捽:用力揪住,抓住。

  (68)没是处:不知如何是好。

  (69)埚儿:泛指处所。

  (70)好和弱:好坏。

  (71)着数:数得上,数一数二。

  (72)忒慕古:太糊涂。

  (73)黄堂:汉代太守的厅堂。后将黄堂作为太守和职位相当于太守的府尹、知府的代称。

  (74)虎符:战国、秦、汉时帝王授予臣属兵权的信物。用铜铸成虎形,背有铭文,分为两半,右半留中央,左半授予地方官员或将帅。这里借喻执掌政权。

  (75)割舍:豁出去。

  (76)待:打算。泼做:不顾一切地相拼。

  (77)都堂:唐宋时政府最高行政机关尚书省办公的地方。

  (78)省部:指尚书省。

  (79)皇城:京城。

  (80)銮舆:皇帝的车驾,用作皇帝的代称。

  (81)唐突:冒犯。

  (82)归着:归宿,着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