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关汉卿戏曲集导读

在精深博大的中华传统文化中,蕴含着丰富的精神资源。生生不已的变易之道,居安思...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包待制智斩鲁斋郎(全本)
章节列表
包待制智斩鲁斋郎(全本)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题解”《包待制智斩鲁斋郎》是关汉卿著名的公案剧。故事假托于宋朝,实际上是反映元代社会人民在蒙古贵族统治下遭受的巨大苦难,是对当时黑暗暴政的大胆揭露。“动不动挑人眼、剔人骨、剥人皮”的花花太岁鲁斋郎强行抢去银匠李四的妻子张氏,害得李四几乎客死他乡;接着横行不法的鲁斋郎又强行霸占了郑州六案都孔目张珪的妻子李氏,张珪悲痛欲绝,离家出走。

  李、张两家,家破人散。通过这些描写,展现了一幅元代社会人民遭受迫害的苦难图。特别是“令史当权”的中级官吏六案都孔目张珪,平时谁人都让他三分,但在权豪势要的鲁斋郎面前,尚且“连老婆也保不的”,普通老百姓的遭遇自然就更悲惨了。

  元蒙贵族和豪门权势强占民女,是元代社会的一大罪恶现象。《马可·波罗游记》中就有关于当时平章政事阿合马曾占有一百三十三名妇女的记载,可以想象,它酿成了多少家庭和妇女的痛苦与不幸。此剧所揭示的权势豪强强抢民女这一主题,具有强烈的批判现实意义。

  作品笔触细腻,人物性格鲜明,情节曲折生动。特别是对张珪被逼迫将妻子“送”给鲁斋郎时的内心矛盾与痛苦,刻划得尤为生动真切,催人泪下。

  张珪企图以酒代泪,麻痹自己,这种生离死别的氛围,表现得越是感人,对抢占民女的豪强势要批判就越显得深刻。

  鲁斋郎的罪恶,代表了封建社会的丑恶本质,它得到最高统治者的庇护。

  包待制揭露鲁斋郎的罪行,还要瞒过皇帝,将鲁斋郎写做“鱼齐即”,这就在一定程度上将指斥社会罪恶的矛头指向了最高统治者,使作品闪耀了一丝民主思想的光辉。

  作品通过描写“清官”为人民除害,反映了人民的愿望和呼声。

  楔子(冲末扮鲁斋郎引张龙上①,诗云:)花花太岁为第一,浪子丧门再没双;街市小民闻吾怕,则我是权豪势要鲁斋郎。小官鲁斋郎是也。随朝数载,谢圣恩可怜,除授今职②。小官嫌官小不做,嫌马瘦不骑,但行处引的是花腿闲汉③、弹弓粘竿④、儿小鹞⑤,每日价飞鹰走犬,街市闲行。但见人家好的玩器,怎么他倒有我倒无,我则借三日玩看了,第四日便还他,也不坏了他的;人家有那骏马雕鞍,我使人牵来则骑三日,第四日便还他,也不坏了他的:我是个本分的人。自离了汴梁⑥,来到许州⑦,因街上骑着马闲行,我见个银匠铺里一个好女子,我正要看他,那马走的快,不曾得仔细看。张龙,你曾见来么?(张龙云:)比及爹有这个心⑧,小人打听在肚里了。(鲁斋郎云:)你知道他是甚么人家?(张龙云:)他是个银匠,姓李,排行第四。他的个浑家生的风流⑨,长的可喜。(鲁斋郎云:)我如今要他,怎么能勾⑩?(张龙云:)爹要他也不难,我如今将着一把银壶瓶去他家整理(11),多与他些钱钞,与他几钟酒吃,着他浑家也吃几钟,扶上马就走。(鲁斋郎云:)此计大妙。则今日收拾鞍马,跟着我银匠铺里整理壶瓶走一遭去。(诗云:)推整壶瓶生巧计,拐他妻子忙逃避,总饶赶上焰摩天(12),教他无处相寻觅。(下。)(外扮李四同旦、二俫上(13),云:)小可许州人氏,姓李,排行第四,人口顺唤做银匠李四。嫡亲的四口儿,浑家张氏,一双儿女,厮儿叫做喜同(14),女儿叫做娇儿。全凭打银,过其日月。今日早间开了这铺儿,看有甚么人来。(鲁斋郎引张龙上,云:)小官鲁斋郎,因这壶瓶跌漏,去那银匠铺整理一整理。左右接了马者,将交床来(15)。(张龙云:)理会的。(坐下科。)(鲁斋郎云:)张龙,你与我叫那银匠出来。(张龙做唤科,云:)兀那银匠(16),鲁爷在门首叫你哩!(李四慌出跪科,云:)大人唤小人有何事干?(鲁斋郎云:)你是银匠么?(李四云:)小人是银匠。(鲁斋郎云:)兀那李四,你休惊莫怕,你是无罪的人,你起来。(李四云:)大人唤我做甚么?(鲁斋郎云:)我有把银壶瓶跌漏了,你与我整理一整理,与你十两银子。(李四云:)不打紧(17),小人不敢要偌多银子(18)。(鲁斋郎云:)你是个小百姓,我怎么肯亏你?与我整理的好,着银子与你买酒吃。(李四接壶科,云:)整理的复旧如初。好了也,大人试看咱(19)。(鲁斋郎云:)这厮真个好手段(20),便似新的一般。张龙,有酒么?(张龙云:)有。(鲁斋郎云:)将来赏他几杯。(做筛酒,李四连饮三杯科,云:)勾了。(鲁斋郎云:)你家里再有甚么人?(李四云:)家里有个丑媳妇,叫出来见大人。大嫂(21),你出来拜大人。(旦出拜科。)(鲁斋郎云:)一个好妇人也,与他三钟酒吃。我也吃一钟。张龙,你也吃一钟。兀那李四,这三钟酒是肯酒(22);我的十两银子与你做盘缠(23);你的浑家,我要带往郑州去也,你不拣那个大衙门里告我去!(同旦下。)(李四做哭科,云:)清平世界,浪荡乾坤,拐了我浑家去了,更待干罢(24)?不问那个大衙门里,告他走一遭去。(下。)(贴旦引二俫上,云:)妾身姓李,夫主姓张,在这郑州做着个六案孔目(25);嫡亲的四口儿家属,一双儿女,小厮唤做金郎,女儿唤做玉姐。

  孔目衙门中去了,这早晚敢待来也。(李四慌上,云:)一心忙似箭,两脚走如飞。自家李四的便是。因鲁斋郎拐了我的浑家往郑州来了,我随后赶来到这郑州,我要告他,不认的那个是大衙门。来到这长街市上,不觉一阵心疼,我死也,却叫谁人救我这性命咱?(正末扮张珪引祗候上(26),云:)自家姓张名珪,字均玉,郑州人氏,幼习儒业,后进身为吏;嫡亲的四口儿,浑家李氏,是华州华阴县人氏(27),他是个医士人家女儿,生下一双儿女,金郎、玉姐。我在这郑州做着个六案都孔目,今日衙门中无甚事,回家里去,见一簇人闹。祗候,你看是甚么人?(祗候问云:)你是甚么人,倒在地上?(李四云:)小人害急心疼,看看至死。哥哥可怜见,救小人一命咱!(祗候见末科,云:)是一个人,害急心疼,倒在地下。(正末云:)我试看咱。兀那君子,为甚么倒在地下?(李四云:)小人急心疼看看至死,怎么救小人一命!(正末云:)那里不是积福处?我浑家善治急心疼,领他到家中,与他一服药吃,怕做甚么!祗候人,扶他家里来。大嫂那里?(贴旦见末科,云:)孔目来了也,安排茶饭你吃。(正末云:)且不要茶饭,我来狮子店门首,见一人害急心疼,我领将来,你与他一服药吃,救他性命,那里不是积福处!(贴旦云:)待我调药去。(做调药科,云:)君子,你试吃这药。(李四吃药科,云:)我吃了这药,哎哟,无事了也!多谢官人(28)、娘子(29),那里得我这性命来!(正末云:)我问君子,那里人氏,姓甚名谁?(李四云:)小人姓李,排行第四,人口顺都叫李四,许州人氏,打银为生。(贴旦云:)你也姓李,我也姓李,有心要认你做个兄弟,未知孔目心中肯不肯?我问孔目咱。(做问末科,云:)这人也姓李,我也姓李,我有心待认他做个兄弟,孔目意下如何?(正末云:)大嫂,你主了便罢(30)。兀那李四,你近前来,我浑家待认你做个兄弟,你意下如何?(李四云:)你救了我性命,休道是做兄弟,在你家中随驴把马也是情愿(31)。(正末云:)你便是我舅子,我浑家就是你亲姐姐一般。兄弟,你为甚么到这里?(李四云:)你便是我亲姐姐、姐夫,有人欺负我来,你与我做主。(正末云:)谁欺负你来,我便着人拿去,谁不知我张珪的名儿!(李四云:)不是别人,是鲁斋郎强夺了我浑家去了。姐姐、姐夫,与我做主。(末做掩口科,云:)哎哟,唬杀我也!早是在我这里(32),若是别处,性命也送了你的。我与你些盘缠(33),你回许州去罢,这言语你再也休题。(唱:)“仙吕端正好”被论人有势权(34),原告人无门下(35),你便不良会可跳塔轮铡(36),那一个官司敢把勾头押(37)?题起他名儿也怕。

  “幺篇”你不如休和他争,忍气吞声罢;别寻个家中宝(38),省力的浑家。说那个鲁斋郎胆有天来大,他为臣不守法,将官府敢欺压,将妻女敢夺拿,将百姓敢蹅踏(39)。赤紧的他官职大的忒稀诧(40)!(下。)(李四云:)我这里既然近不的他,不如仍还许州去也。(下。)“注释”①鲁斋郎:原是宋代小官名,这里指人名,官位也较高。

  ②除授:任命。

  ③花腿闲汉:腿上刺花的流氓无赖。

  ④粘竿:捕捉虫、鸟的猎具。

  ⑤ 儿:似鹰而小,能捕雀。鹞:俗称雀鹰。都是肉食猛禽。

  ⑥汴梁:今河南开封。

  ⑦许州:治所在今河南许昌市。

  ⑧比及:既然。爹:当时奴才对主子谄媚的称呼。

  ⑨浑家:妻子。

  ⑩匀:够。

  (11)将:拿。

  (12)总饶:即使能够。焰摩天:佛教欲界分六重天,焰摩天为第三重。

  这里借指遥远之地。

  (13)外:外末的省称。俫,也称“俫儿”,元杂剧中扮演儿童角色。

  (14)厮儿:小子,男孩。

  (15)交床:交椅。

  (16)兀:发语词,无义。

  (17)不打紧:不要紧。

  (18)偌:如此,这般。

  (19)咱:语尾助词,多表示希望或请求。

  (20)厮:对男子的蔑称。

  (21)大嫂:当时丈夫对妻子的称呼。

  (22)肯酒:古时婚姻习俗,男家给女家送礼物和酒,女家如收了礼,喝了酒,便是同意了婚事,这种酒叫“肯酒”。

  (23)盘缠:家用开支,这里指费用。

  (24)更待干罢:岂肯善罢甘休。

  (25)六案孔目:元朝地方政府掌管兵、刑、工、礼、户、吏六个部门文书档案的吏员。

  (26)祗候:宋代武官名,元代用来称衙役。

  (27)华州:治所在今陕西华县,下辖华阴、潼关等地区。

  (28)官人:当时对男子的敬称。

  (29)娘子:当时对已婚女子的敬称。

  (30)主了:作了主。

  (31)随驴把马:赶驴牵马,有表示甘愿做随从之意。

  (32)早是:幸好是。

  (33)盘缠:路费。

  (34)被论人:被告的人。

  (35)无门下:指没有权势之家。

  (36)不良会:不顾后果。跳塔轮铡:从高塔上跳下,让车轮从身上压过。

  这里指冒险行动。

  (37)勾头:捉人的拘票。

  (38)家中宝:媳妇,旧时认为媳妇丑陋,不会惹起麻烦,是“家中宝”。

  (39)蹅踏:乱踩,践踏。

  (40)赤紧的:实在的。忒稀诧:特别稀罕,特别使人吃惊。忒:太。

  第一折(鲁斋郎上,云:)小官鲁斋郎,自从许州拐了李四的浑家,起初时性命也似爱他,如今两个眼里不待见他①。我今回到这郑州,时遇清明节令,家家上坟祭扫,必有生得好的女人,我领着张龙一行步从②,直到郊野外踏青走一遭去来。(下。)(正末引贴旦上,云:)自家张珪,时遇寒食③,家家上坟,我今领着妻子上坟走一遭去。想俺这为吏的多不存公道,熬的出身④,非同容易也呵!(唱:)“仙吕点绛唇”则俺这令史当权,案房里面关文卷,但有半点儿牵连,那刁蹬无良善⑤。

  “混江龙”休想肯与人方便,衠一片害人心⑥:勒掯了些养家缘⑦。(带云⑧:)听的有件事呵,(唱:)押文书心情似火,写帖子勾唤如烟⑨,教公吏勾来衙院里,抵多少笙歌引至画堂前⑩。冒支国俸,滥取人钱;那里管爷娘冻馁(11),妻子熬煎。经旬间不想到家来,破工夫则在那娼楼串(12),则图些烟花受用(13),风月留连。

  “油葫芦”只待置下庄房买下田,家私积有数千;那里管三亲六眷尽埋冤(14)。逼的人卖了银头面(15),我戴着金头面;送的人典了旧宅院(16),我住着新宅院。有一日限满时(17),便想得重迁(18),怎知他提刑司刷出三宗卷(19),恁时节带铁锁纳赃钱。

  “天下乐”那其间敢卖了城南金谷园(20),百姓见无权,一昧里掀(21),泼家私如败云风乱卷(22);或是流二千(23),遮莫徒一年(24),恁时节则落的几度喘。

  (云:)早来到坟所也。(唱:)“金盏儿”觑郊原(25),正晴喧(26),古坟新土都添遍,家家化钱烈纸痛难言。一壁厢黄鹂声恰恰(27),一壁厢血泪滴涟涟,正是,“莺啼新柳畔,人哭古坟前”。

  (贴旦云:)孔目,咱慢慢耍一会家去。

  (鲁斋郎引张龙上,云:)你都跟着我闲游去来。这一所好坟也!树木上面一个黄莺儿,小的(28),将弹弓来。(做打弹科。)(俫儿哭云:)奶奶(29),打破头也!(贴旦云:)那个弟子孩儿(30),闲着那驴蹄烂爪,打过这弹子来!(正末云:)这个村弟子孩儿无礼(31),我家坟院里打过弹子来。你敢是不知我的名儿!我出去看波(32)。(唱:)“后庭花”是谁人墙外边,直恁的没体面(33)?我擦擦的望前去(34),(鲁斋郎云:)张珪,你骂谁哩?(正末唱:)唬的我行行的往后偃(35)。

  (鲁斋郎云:)你这弟子孩儿作死也!我是谁,你骂我?(正末唱:)我恰便似坠深渊,把不定心惊胆战,有这场死罪愆。我今朝遇禁烟(36),到先茔来祭奠,饮金杯,语笑喧;他弓开时似月圆,弹发处又不偏,刚落在我面前。

  (鲁斋郎云:)张珪,你骂我呵,不是寻死哩!(正末唱:)“青哥儿”你教我如何、如何分辨?(贴旦云:)是那一个不晓事弟子孩儿,打破我孩儿的头?(正末唱:)省可里乱语胡言(37)。(俫儿云:)打破我头也!(正末唱:)哎,你个不识忧愁小业冤(38)!唬的我魂魄萧然,言语狂颠,谁敢迟延,我只得破步撩衣走到根前(39),少不的把屎做糕糜咽(40)。

  (正末做跪科。)(鲁斋郎云:)张珪,你怎敢骂我!你不认的我?觑我一觑该死,你骂我该甚么罪过?(正末云:)张珪不知道是大人,若知道是大人呵,张珪那里死的是!(鲁斋郎云:)君子千言有一失,小人千言有一当。他不知是我,若知是我,怎么敢骂我!不和你一般见识。

  这座坟是谁家的?(正末云:)是张珪家的。(鲁斋郎云:)消不的你请我坟院里坐一坐(41),教你祖宗都得生天!(正末云:)只是张珪没福消受(42),请大人到坟院里坐一坐。(鲁斋郎云:)倒好一座坟院也。

  我听的有女人言语,是谁?(正末云:)是张珪的丑媳妇儿。(鲁斋郎云:)消不得拜我一拜?(正末云:)大嫂,你来拜大人。(贴旦云:)我拜他怎地?(正末云:)你只依着我。(贴旦出拜。)(鲁斋郎还礼科,云:)一个好女子也!他倒有这个浑家,我倒无。张珪!你这厮该死,怎敢骂我?这罪过且不饶你!近前将耳朵来:把你媳妇明日送到我宅子里来!若来迟了,二罪俱罚。小厮,将马来,我回去也。(下。)(贴旦云:)孔目,他是谁,你这等怕他?(正末云:)大嫂,咱快收拾回家去来!(唱:)“赚煞”哎,只被你巧笑倩祸机藏,美目盼灾星现;也是俺连年里时乖运蹇(43),可可的与那个恶那吒打个撞见(44)。唬的我似没头鹅(45)、热地上蚰蜒(46),恰才个马头边,附耳低言,一句话似亲蒙帝王宣。(做拿弹子拜科,唱:)这弹子举贤荐贤,他来的扑头扑面,明日个你团圆、却教我不团圆。(下。)“注释”①不待:不愿意。

  ②步从:随从。

  ③寒食:节令名,在清明前一日或二日,这天禁火寒食。

  ④出身:做官的资历。

  ⑤刁蹬:故意刁难。

  ⑥衠(zhūn 谆):真,纯粹。

  ⑦勒掯:勒索。

  ⑧带云:戏曲术语,角色行腔唱曲时的夹白。

  ⑨帖子:指拘人的传票。勾唤:传唤,拘拿。

  ⑩笙歌引至画堂前:元代称婚礼的习惯用语。这里喻指衙门里拘人时的喧闹、忙碌。

  (11)冻馁:寒冷,饥饿。

  (12)破:花费。

  (13)烟花:妓女的代称。

  (14)埋冤:埋怨、责备。

  (15)银头面:银首饰。

  (16)送:断送。

  (17)限:指任期。

  (18)重迁:升官。

  (19)提刑司:提刑,官名,宋代专掌所属各州的司法、刑狱和监察,兼管农桑。官署称司。刷:查。

  (20)那其间:那时候。敢:必然。金谷园:晋代豪富石崇的别墅,这里借指豪华住宅。

  (21)掀:揭发。

  (22)泼家私:家产如泼水般流失。

  (23)流二千:充军流放到二千里的远处。

  (24)遮莫:或许。徒一年:徒刑一年。

  (25)觑:看。

  (26)晴喧:晴朗和暖。

  (27)一壁厢:一边。

  (28)小的:对仆人的贱称。

  (29)奶奶:这里指母亲。

  (30)弟子孩儿:婊子养的。

  (31)村:蠢。

  (32)波:语尾助词,无义。相当于“吧”、“呢”。

  (33)没体面:不要脸,不正经。

  (34)擦擦的:急促的脚步声,形容快步。

  (35)偃:退。

  (36)禁烟:指寒食节。

  (37)省可里:千万可别。

  (38)小业冤:小冤家。

  (39)破步撩衣:撩起衣服,迈开大步。

  (40)糜:碎米粥。

  (41)消不的:少不得,难道不值得。

  (42)消受:承受。

  (43)时乖运蹇:时运不好。

  (44)可可的:可巧,恰巧。哪吒:佛教护法神名,威武凶猛,这里做为凶神的代称。

  (45)没头鹅:形容恐慌、六神无主。

  (46)蚰蜒:节肢动物,似蚣蜈而体小,见阳光或受热时到处乱藏。

  第二折(鲁斋郎引张龙上,诗云:)着意栽花花不发,等闲插柳柳成阴①。谁识张珪坟院里,倒有风流可喜活观音②。小官鲁斋郎,因赏玩春景,到于郊野外张珪坟前,看见树上歇着个黄莺儿,我拽满弹弓,谁想落下弹子来,打着张珪家小的,将我千般毁骂,我要杀坏了他,不想他倒有个好媳妇。我着他今日不犯③,明日送来。我一夜不曾睡着。他若来迟了,就把他全家尽行杀坏。张龙,门首觑者④,若来时,报复我知道⑤。(正末同贴旦上,云:)大嫂,疾行动些⑥!(贴旦云:)才五更天气,你敢风魔九伯⑦,引的我那里去?(正末云:)东庄里姑娘家有喜庆勾当⑧,用着这个时辰,我和你行动些。大嫂,你先行。(贴旦先行科。)(正末云:)张珪怎了也?鲁斋郎大人的言语:“张珪,明日将你浑家,五更你便送到我府中来。”我不送去,我也是个死;我待送去,两个孩儿久后寻他母亲,我也是个死。怎生是好也呵!(唱:)“南吕一枝花”全失了人伦天地心,倚仗着恶党凶徒势,活支剌娘儿双拆散⑨,生各札夫妇两分离⑩。从来有日月交蚀,几曾见夫主婚、妻招婿?

  今日个妻嫁人、夫做媒,自取些奁房断送陪随(11),那里也羊酒、花红、段匹(12)?

  “梁州第七”他凭着恶哏哏威风纠纠(13),全不怕碧澄澄天网恢恢(14)。

  一夜间摸不着陈抟睡(15),不分喜怒,不辨高低。弄的我身亡家破,财散人离!对浑家又不敢说是谈非,行行里只泪眼愁眉。你、你、你,做了个别霸王自刎虞姬(16),我、我、我,做了个进西施归湖范蠡(17),来、来、来,浑一似嫁单于出塞明妃(18)。正青春似水,娇儿幼女成家计,无忧虑,少萦系(19),平地起风波二千尺,一家儿瓦解星飞(20)。

  (贴旦云:)俺走了这一会,如今姑娘家在那里?(正末云:)则那里便是。(贴旦云:)这个院宅便是?他做甚么生意,有这等大院宅?(正末唱:)“牧羊关”怕不晓日楼台静,春风帘幙低(21),没福的怎生消得(22)!这厮强赖人钱财,莽夺人妻室,高筑座营和寨,斜搠面杏黄旗(23),梁山泊贼相似(24),与蓼儿洼争甚的(25)!(云:)大嫂,你靠后。(正末见张龙科,云:)大哥,报复一声,张珪在于门首。(张龙云:)你这厮才来,你该死也!你则在这里,我报复去。

  (鲁斋郎云:)兀那厮做甚么?(张龙云:)张珪两口儿在于门首。(鲁斋郎云:)张龙,我不换衣服罢,着他过来见。(末旦叩见科。)(鲁斋郎云:)张珪,怎这早晚才来?(正末云:)投到安伏下两个小的(26),收拾了家私,四更出门,急急走来,早五更过了也。(鲁斋郎云:)这等也罢,你着那浑家前来我看。(做看科,云:)好女人也,比夜来增十分颜色(27)。生受你(28),将酒来吃三杯。(正末唱:)“四块玉”将一杯醇糯酒十分的吃。(贴旦云:)张孔目少吃,则怕你醉了。(正末唱:)更怕我酒后疏狂失了便宜(29)。扭回身则咽的口长吁气,我乞求得醉似泥,唤不归。(贴旦云:)孔目,你怎么要吃的这等醉?(正末云:)大嫂,你那里知道!(唱:)我则图别离时,不记得。

  (贴旦云:)孔目,你这般烦恼,可是为何?(正末云:)大嫂,实不相瞒:如今大人要你做夫人,我特特送将你来。(贴旦云:)孔目,这是甚么说话?(正末云:)这也由不的我,事已至此,只得随顺他便了。(唱:)“骂玉郎”也不知你甚些儿看的能当意?要你做夫人,不许我过今日,因此上急忙忙送你到他家内。(贴旦云:)孔目,你这般下的也(30)!(正末唱:)这都是我缘分薄,恩爱尽,受这等死临逼(31)。

  (贴旦云:)你在这郑州做个六案都孔目,谁人不让你一分?那厮甚么官职,你这等怕他,连老婆也保不的?你何不拣个大衙门告他去?(正末云:)你轻说些!倘或被他听见,不断送了我也?(唱:)“感皇恩”他、他、他,嫌官小不为,嫌马瘦不骑,动不动挑人眼、剔人骨、剥人皮。(云:)他便要我张珪的头,不怕我不就送去与他;如今只要你做个夫人,也还算是好的。(唱:)他少甚么温香软玉(32),舞女歌姬!虽然道我灾星现,也是他的花星照,你的福星催。

  (贴旦云:)孔目,不争我到这里来了(33),抛下家中一双儿女,着谁人照管他?兀的不痛杀我也(34)!(正末唱:)“采茶歌”撇下了亲夫主不须提,单是这小业种好孤凄(35),从今后谁照觑他饥时饭、冷时衣?虽然个留得亲爷没了母,只落的一番思想一番悲。

  (正末同旦掩泣科。)(鲁斋郎云:)则管里说甚么,着他到后堂中换衣服去。(贴旦云:)孔目,则被你痛杀我也!(正末云:)苦痛杀我也,浑家!(鲁斋郎云:)张珪,你敢有些烦恼,心中舍不的么?(正末云:)张珪不敢烦恼,则是家中有一双儿女,无人看管。(鲁斋郎云:)你早不说!你家中有两个小的,无人照管。——张龙,将那李四的浑家梳妆打扮的赏与张珪便了。(张龙云:)理会的。(鲁斋郎云:)张珪,你两个小的无人照管,我有一个妹子,叫做娇娥,与你看觑两个小的。你与了我你的浑家,我也舍的个妹子酬答你。你醉了骂他,便是骂我一般;你醉他打了,便是打我一般。我交付与你,我自后堂去也。(下。)(正末云:)这事可怎了也?

  罢,罢,罢!(唱:)“黄钟尾”夺了我旧妻儿,却与个新佳配,我正是弃了甜桃绕山寻醋梨。

  知他是甚亲戚!教喝下庭阶,转过照壁(36),出的宅门,扭回身体,遥望着后堂内养家的人,贤惠的妻!非今生是宿世,我则索寡宿孤眠过年岁,几时能勾再得相逢,则除是南柯梦儿里(37)!(下。)“注释”①等闲:随意。

  ②活观音:观音是佛教中的菩萨,也称“观音娘娘”,这里借称美貌的女子。

  ③不犯:不烦,不必。

  ④者:语尾助词,无义。

  ⑤报复:通报,禀报。

  ⑥行动些:走快些。

  ⑦风魔九伯:疯颠发痴。

  ⑧勾当:事情。

  ⑨活支剌:活生生地。

  ⑩生各札:强行地。

  (11)奁房:女子出嫁时的嫁妆。断送:赠送。

  (12)羊酒、花红、段匹:古时定亲时男方送给女家的物品。

  (13)恶哏哏:恶狠狠。

  (14)天网恢恢:指国法无情。

  (15)陈抟睡:借指一夜未能入睡。陈抟,五代人,传说他隐居在华山,常一睡百日,后以此比喻人贪睡。

  (16)别霸王自刎虞姬:秦末楚汉相争,楚霸王项羽兵败被围困在垓下,他的妻子虞姬为了让他突围,拔剑自刎。后以霸王别姬比喻生离死别。

  (17)进西施归湖范蠡:春秋时越国大臣范蠡,为助越王报吴国灭越之仇,把自己心爱的美女西施献给吴王,灭吴后范蠡隐居太湖。

  (18)嫁单于出塞明妃:明妃,指王昭君,汉元帝为取得边塞和平,将王昭君嫁给塞外的匈奴首领单于。

  (19)少萦系:无牵挂。

  (20)瓦解星飞:分崩离散。

  (21)帘幙:帘幕。

  (22)消得:承受。

  (23)搠:插。

  (24)梁山泊:在今山东境内,是宋代宋江农民起义军的根据地。这里沿用封建统治阶级的看法,将梁山泊农民起义军称为“贼”。

  (25)蓼儿洼:梁山泊里的地名。争甚的:有什么区别。

  (26)投到安伏下两个小的:等到安顿好两个孩子。

  (27)夜来:昨天。

  (28)生受:辛苦。生受你,即辛苦你了。

  (29)便宜:好处。失了便宜,指吃了亏。

  (30)下的:忍心。

  (31)死临逼:残酷迫害。

  (32)温香软玉:形容年轻美貌的女子。

  (33)不争:先且不说,姑且不论。

  (34)兀的:表示加重语气。

  (35)小业种:小孽种,指小孩。

  (36)照壁:院内阻隔视线的短墙。

  (37)南柯梦:梦境。唐代传奇中说,淳于棼在槐安国招了驸马,做了南柯太守,享尽荣华富贵,醒来却是一场梦。后人以此比喻虚幻的空境。

  第三折(李四上,云:)自家李四,因鲁斋郎夺了我浑家,赶到郑州告不的他,又回许州来,一双儿女,不知去向。那里也难住,我且往郑州投奔我姐姐、姐夫去也。(下。)(俫儿上,云:)我是张孔目的孩儿金郎,妹子玉姐。

  父亲、母亲人情去了①,这早晚敢待来也。(正末上,云:)好是苦痛也!来到家中,且看两个孩儿,说些甚么?鲁斋郎,你好狠也呵!(唱:)“中吕粉蝶儿”倚仗着恶党凶徒,害良民肆生淫欲,谁敢向他行挟细拿粗②?逞刁顽全不想他妻我妇,这的是败坏风俗,那一个敢为敢做!“醉春风”空立着判黎庶受官厅③,理军情元帅府,父南子北各分离,端的是苦、苦!俺夫妻千死千生,百伶百俐,怎能勾一完一聚④?

  (俫儿云:)爹爹,你来家也,俺奶奶在那里?(正末云:)孩儿,你母亲便来。(叹科,云:)嗨,可怎了也!(唱:)“红绣鞋”怕不待打迭起千忧百虑⑤,怎支吾这短叹长吁?(俫儿云:)俺母亲怎生不见来了?(正末唱:)他可便一上青山化血躯⑥。将金郎眉甲按⑦,把玉姐手捎扶,兀的不痛杀人也儿共女!(俫儿云:)爹爹,俺母亲端的在那里?(正末云:)你母亲被鲁斋郎夺去了也!(俫儿云:)兀的不气杀我也!(俫气倒科。)(正末救科,云:)孩儿,你苏省者!则被你痛杀我也!(张龙引旦上,云:)自家张龙便是。奉着鲁斋郎大人言语,着我送小姐到这里。张珪在家么?(正末云:)谁在门外?待我开门看咱。(做看科,云:)呀,你来怎么?

  (张龙云:)我奉大人言语,着我送小姐与你。休说甚么。小姐,你也休说甚么。我回去也。(下。)(正末云:)小姐,请进家来。两个孩儿,来拜你母亲。小姐,先前浑家,止有这两个孩儿,小姐早晚看觑咱。

  (旦云:)孔目,你但放心,都在我身上。(正末唱:)“迎仙客”你把孩儿亲觑付⑧,厮抬举⑨。这两个不肖孩儿也有甚么福?

  便做到忒贤达⑩,不狠毒。(旦云:)孔目,你放心,就是我的孩儿一般看成(11)。(正末唱:)看成的似玉颗神珠(12),终不似他娘肠肚。

  (李四上,云:)我来到郑州,这是姐姐、姐夫家,我叫门咱。(做叫门科。)(正末云:)谁叫门哩?我看去。(见科。)(正末云:)原来是舅子,你的症候我如今也害了也(13)!(李四云:)姐姐有好药。

  (正末云:)不是那个急心疼症候,用药医得;是你那整理银壶瓶的症候,你姐姐也被鲁斋郎夺将去了也!(李四云:)鲁斋郎,你早则要了俺家两个也!(正末云:)舅子,我可也强似你,他与了我一个小姐,叫做娇娥。(李四云:)鲁斋郎,你夺了我的浑家,草鸡也不曾与我一个。姐夫既没了姐姐,我回许州去罢。(正末云:)舅子,这个便是你姐姐一般,厮见一面,怕做甚么?(李四云:)既如此,待我也见一面,我就回去。姐夫,你可休留我。(做相见各留意科。)(正末云:)舅子,你敢要回去么?(李四云:)姐夫,则这里住倒好。(正末云:)好奇怪也!(唱:)“红绣鞋”他两个眉来眼去,不由我不暗暗踌蹰(14),似这般哑谜儿教咱怎猜做?那一个心犹豫,那一个口支吾,莫不你两个有些儿曾面熟?

  (祗候上,云:)张孔目,衙门中唤你趱文书哩(15)。(正末云:)舅子,你和你姐姐在家中,我衙门中趱文书去也。(下。)(旦与李四打悲科。)(李四云:)娘子,你怎么到得这里?(俫儿上,云:)奶奶,俺爹爹那里去了?(旦云:)衙门中趱文书去了。(俫儿云:)这等,俺两个寻俺爹爹去。(下。)(李四云:)则被你想杀我也!(正末冲上,见科,喝云:)你两个待怎么!(李四同旦跪科。)(正末云:)他早招了也。(唱:)“石榴花”早难道君子断其初,今日个亲者便为疏。人还害你待如何?

  我是你姐夫,倒做了姨夫。当初我医可了你病症还乡去(16),把你似太行山倚仗做亲属(17);我一脚的出宅门,你待展污俺婚姻簿(18),我可便负你有何辜!“斗鹌鹑”全不似管鲍分金(19),倒做了孙庞刖足(20);把恩人变做仇家,将客僧翻为寺主。自古道无毒不丈夫,他将了你的媳妇,不敢向鲁斋郎报恨雪冤,则来俺家里云殢雨(21)。

  (李四云:)姐夫,实不相瞒:则他便是我的浑家,改做他的妹子与了姐夫。(正末云:)谁这般道来?

  (唱:)“上小楼”谁听你花言巧语,我这里寻根拔树(22)。谁似你不分强弱,不识亲疏,不辨贤愚。纵是你旧媳妇、旧丈夫,依旧欢聚,可送的俺一家儿灭门绝户!(云:)我一双孩儿在那里?(旦云:)你去趱文书,他两个寻你去了。

  (正末云:)眼见的所算了我那孩儿(23),兀的不气杀我也!(唱:)“幺篇”我一时间不认的人,您两个忒做的出,空教我乞留乞良(24)、迷留没乱(25)、放声啼哭。这郑孔目拿定了萧娥胡做(26),知他那里去了赛娘、僧住?

  (云:)罢,罢,罢!浑家被鲁斋郎夺将去了,一双儿女又不知所向;甫能得了个女人(27),又是银匠李四的浑家。我在这里,怎生存坐(28)?

  舅子,我将家缘家计(29),都分付与你两口儿;每月斋粮道服(30),休少了我的。我往华山出家去也!(李四云:)姐夫,你怎生弃舍了铜豆儿家缘(31)、桑麻地土?我扯住你的衣服,至死不放你去!(正末唱:)“十二月”休把我衣服扯住,情知咱冰炭不同炉(32)。(李四云:)姐夫,这桑麻地土、宝贝珍珠怎生割舍的?(正末唱:)管甚么桑麻地土,更问甚宝贝珍珠!(李四云:)姐夫,我把浑家与你罢。(正末唱:)呸!不识羞闲言长语,他须是你儿女妻夫。

  (旦云:)孔目,你与我一纸休书咱(33)。(正末唱:)“尧民歌”索甚么恩绝义断写休书!(李四云:)鲁斋郎知道,他不怪我?(正末唱:)鲁斋郎也不是我护身符(34)。(李四云:)俺姐姐不知在那里?(正末唱:)他两行红袖醉相扶,美女终须累其夫。嗟吁,嗟吁!教咱何处居?则不如趁早归山去。

  (李四云:)姐夫,许多家缘家计、田产物业,你怎下的都抛撇了?(正末唱:)“耍孩儿”休道是东君去了花无主(35),你自有莺俦燕侣(36)。我从今万事不关心,还念甚衾枕欢娱?不见浮云世态纷纷变(37),秋草人情日日疏,空教我泪洒遍湘江竹(38)!这其间心灰卓氏,干老了相如(39)。

  (李四云:)俺姐姐不知在那里?(正末云:)你那姐姐呵!(唱:)“二煞”这其间听一声金缕歌(40),看两行红袖舞,常则是笙箫缭绕丫环簇,三杯酒满金鹦鹉(41),六扇屏开锦鹧鸪(42),反倒做他心腹。那厮有拐人妻妾的器具(43),引人妇女的方术(44)。

  (李四云:)这一年四季斋粮道服都不打紧。姐夫,你怎么出的家?还做你那六案都孔目去!(正末唱:)“尾煞”再休题掌刑名都孔目(45),做英雄大丈夫,也只是野人自爱山中宿。眼看那幼儿娇妻,我可也做不的主!(下。)(李四云:)姐夫去了也。娘子,我那知道还有完聚的日子(46)!如今我两个掌着他这等家缘家计,许他的斋粮道服,须按季送去与他,不要少了他的。(诗云:)我李四今年大利,全不似整壶瓶这般悔气(47),平空的还了浑家,又得他许多家计。(同旦下。)“注释”①人情:指做客。

  ②行:处,这里。挟细拿粗:讲理。

  ③黎庶:百姓。官厅:衙门。

  ④一完一聚:团聚。

  ⑤打迭:收拾。

  ⑥一上青山化血躯:传说古时有一妇人,天天立在山上盼望丈夫,后来化成石头,称为“望夫石”。这里意指妻子一定会想念他。

  ⑦眉甲:额角,这里代指头。

  ⑧觑付:看守照顾。

  ⑨厮抬举:好歹带养。

  ⑩忒:太,特别。

  (11)看成:看待。

  (12)玉颗神珠:罕见的珍贵珠玉。

  (13)症候:病,这里指遭遇。

  (14)踌蹰:犹豫不决。

  (15)趱(zǎn 攒):赶快处理。

  (16)医可:医好。

  (17)似太行山倚信:像太行山一般可以倚靠,比喻信赖。

  (18)展污:玷污。婚姻簿:这里指张珪与李四妻子的“夫妻”关系。

  (19)管鲍分金:春秋时管仲与鲍叔牙为友,两人共同经商,鲍叔牙知管仲家贫,总将赚的钱多分些给他。后人以此比喻朋友间的义气。

  (20)孙庞刖(yuè月)足:春秋时孙滨和庞涓是同学,庞涓做了魏相后,忌妒孙滨的才能,他将孙滨骗去砍断了双足。后人以此比喻不忠实的朋友。

  (21) 云殢雨:形容男女缠绵之态。

  (22)寻根拔树:寻根究底。

  (23)所算:暗算。

  (24)乞留乞良:象声词,形容悲切时的抽泣声。

  (25)迷留没乱:形容情急时晕头转向。

  (26)这郑孔目拿定了萧娥胡做:内容出自元杨显之的杂剧《郑孔目风雪酷寒亭》的故事:郑州府衙孔目郑嵩,娶妓女萧娥为后妻,前妻生的儿子僧住、女儿赛娘备受折磨。后萧娥与人通奸,被郑嵩杀死,郑因此犯罪流配,家破人散。

  (27)甫能:刚刚。

  (28)存坐:存身,过日子。

  (29)家缘家计:家业财产。

  (30)斋粮道服:出家人的生活口粮和衣服。

  (31)铜豆儿家缘:富裕的家产。

  (32)情知:明知。

  (33)休书:封建社会丈夫离弃妻子的文书。

  (34)护身符:原指用黄纸画了符号图形,随身携带以避邪消灾的迷信用品,后用来比喻蛮横拔扈的庇护势力。

  (35)东君:春天之神。

  (36)莺俦燕侣:比喻夫妻情投意合。

  (37)浮云世态:世事像浮云般变化不定。

  (38)湘江竹:传说虞舜死后,他的妃子湘夫人非常悲痛,哭泣的眼泪滴在青竹上,变成青竹上的斑点,这种竹子被称做斑竹,又称湘妃竹。这里意谓悲哀到极点。

  (39)心灰卓氏,干老了相如:这两句意指即使像卓文君和司马相如那样的夫妻爱情,我现在也觉得枯竭了。

  (40)金缕歌:泛指欢乐歌曲。

  (41)金鹦鹉:黄金制造的鹦鹉式的酒杯,这里泛指豪华的酒杯。

  (42)锦鹧鸪:彩色的鹧鸪,这里泛指屏风上彩色的花鸟。

  (43)器具:才能,本领。

  (44)方术:古代指巫术、相术、神仙术等,这里指手段。

  (45)掌刑名:掌管司法工作。

  (46)完聚:团圆。

  (47)悔:同“晦”。

  第四折(外扮包待制引从人上,诗云:)咚咚衙鼓响,公吏两边排,阎王生死殿,东岳摄魂台①。老夫姓包名拯②,字希文,庐州金斗郡四望乡老儿村人氏③。官封龙图阁待制④,正授开封府尹⑤。奉圣人的令,差老夫五南采访⑥。来到许州,见一儿一女,原来是银匠李四的孩儿,他母亲被鲁斋郎夺了,他爷不知所向。这两个孩儿,留在身边。行到郑州,又收得两个儿女,原来是都孔目张珪的孩儿,他母亲也被鲁斋郎夺了,他爷不知所向。我将这两个孩儿,留在家中,着他习学文章。早是十五年光景⑦,如今都应过举⑧,得第了也⑨。老夫将此一事,切切于心,拳拳在念⑩。想鲁斋郎恶极罪大,老夫在圣人前奏过:有一人乃是“鱼齐即”,苦害良民,强夺人家妻女,犯法百端。圣人大怒,即便判了斩字,将此人押赴市曹(11),明正典刑(12)。到得次日,宣鲁斋郎。老夫回奏道:“他做了违条犯法的事,昨已斩了。”圣人大惊道:“他有甚罪斩了?”老夫奏道:“他一生掳掠百姓,强夺人家妻女,是御笔亲判斩字,杀坏了也。”圣人不信,“将文书来我看。”岂知“鱼齐即”三字,鱼字下边添个日字,齐字下边添个小字(13),即字上边添一点。圣人见了,道:“苦害良民,犯人鲁斋郎,合该斩首。”被老夫智斩了鲁斋郎,与民除害。只是银匠李四,孔目张珪,不知所向。我如今着他两家孩儿,各带他两家女儿,天下巡庙烧香,若认着他父母,教他父子团圆,也是老夫阴骘的勾当(14)。张千,你分付他两个孩儿,同两个女儿,明日往云台观烧香去,老夫随后便来。(诗云:)他不遵王法太疏狂,专要夺人妇女做妻房,被我中间改做“鱼齐即”,用心智斩鲁斋郎。(下。)(净扮观主上,云:)“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15)。”小道姓阎,道号双梅,在这云台观做着个住持。今日无事,看有甚么人来。

  (李四同旦儿上,云:)自家李四是也。自从与俺那儿女失散了十五年光景,知他有也无?来到这云台观里,与俺姐姐、姐夫,并两家的孩儿,做些好事咱(16)。(做见观主科,云:)兀那观主,我是许州人氏,一径的来做些好事(17)。(观主云:)你做甚么好事?超度谁?(李四云:)超度姐夫张珪,姐姐李氏,一双儿女金郎、玉姐;还有自己一双儿女喜童、娇儿。与你这五两银子,权做经钱(18)。(观主云:)我出家人,要他怎么?是好银子,且收下一边。看斋食(19),请吃了斋,与你做好事。(贴旦道扮上(20),云:)贫姑李氏,乃张珪的浑家,被鲁斋郎夺了我去,可早十五年光景,一双儿女不知去向,连张珪也不知有无。鲁斋郎被包待制斩了,我就舍俗出家。今日去这云台观,与张珪做些好事咱。早来到也。(做见观主科。)(观主云:)一个好道姑也!道姑,你从那里来?(贴旦云:)我一径的来与丈夫张珪,孩儿金郎、玉姐,做些好事。(李四云:)谁与张珪做好事?(贴旦云:)我与张珪做好事。(李四云:)兀的不是姐姐李氏!(相见打悲科。)(贴旦云:)兄弟,这妇人是谁?(李四云:)这个便是你兄弟媳妇儿。姐姐,你怎生得出来?(贴旦云:)包待制斩了鲁斋郎,俺都无事释放。今日来云台观,追荐你姐夫并孩儿金郎(21)、玉姐。(李四云:)我也为此事来,咱和你一同追荐者。(李俫冠带同小旦上(22),云:)小官李喜童,妹子娇儿。我母亲被鲁斋郎夺将去了,父亲不知所向。亏了包待制大人,收留俺兄妹二人,教训成人。今应过举,得了头名状元。奉着包待制言语,着俺去云台观里,追荐我父母去。早来到了也。兀那住持那里?(观主云:)早知相公到来,只合远接;接待不着,勿令见罪。呀,怎生带着个小姐走?(李俫云:)我一径的来做些好事。(观主云:)相公要追荐何人?(李俫云:)追荐我父亲银匠李四。(李四云:)是谁唤银匠李四?(李俫云:)兀的不是我父亲?(李四云:)你是谁?(李俫云:)则我便是您孩儿喜童、妹子娇儿。(旦云:)孩儿也,你在那里来?(李俫再说前事,悲科。)(李四云:)孩儿,拜你姑姑者。(做拜科。)(贴旦云:)这两人是谁?(李四云:)这两个便是我的孩儿。

  (贴旦悲科,云:)你一家儿都完聚了,只是俺那孔目并两个孩儿,不知在那里!(张珪冠带同小旦上,云:)小官是张孔目的孩儿金郎,妹子玉姐。我母亲被鲁斋郎夺去,父亲不知所向。多亏了包待制大人,收留俺兄妹二人,教训成人,应过举,得了官也。包待制着俺云台观追荐父亲去,可早来到也。住持那里?(观主云:)又是一个官人,他也带着小娘子走。相公到此只甚(23)?(张珪云:)特来做些好事。(观主云:)追荐那一个?(张珪云:)追荐我父亲张珪,母亲李氏。(贴旦云:)谁唤张珪、李氏?(张珪云:)我唤来。(贴旦云:)你敢是金郎么?(张珪云:)妹子,兀的不是母亲?(做悲科。)(贴旦云:)这十五年,你在那里来?(张珪云:)自从母亲去了,父亲不知所向。

  多亏了包待制大人,将我兄妹二人教训,应过举,得了官也。今日奉包待制言语,着俺云台观追荐父母,不想得见母亲;不知俺父亲有也无!(做悲科。)(李四云:)姐姐,这个既是你的儿子,我把女儿娇儿,与外甥做媳妇罢。(张珪云:)母亲,将妹子玉姐,与兄弟为妻,做一个交门亲眷(24),可不好那?(贴旦云:)俺两家子母怕不完聚,只是孔目不知在那里,教我如何放的下!(做悲科。)(正末愚鼓简板上(25),诗云:)身穿羊皮百衲衣(26),饥时化饭饱时归;虽然不得神仙做,且躲人间闲是非。想俺出家人,好是清闲也呵!(唱:)“双调新水令”想人生平地起风波,争似我乐清闲支着个枕头儿高卧(27)!只问你炼丹砂唐吕翁(28),何如那制律令汉萧何(29)?我这里醉舞狂歌,繁华梦已参破(30)。

  “风入松”利名场上苦奔波,因甚强夺?蜗牛角上争人我(31),梦魂中一枕南柯。不恋那三公华屋(32),且图个五柳婆娑(33)。

  (云:)俺这出家人,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好是快活也呵!(唱:)“甜水令”俺这里春夏秋冬,林泉兴味,四时皆可。常则是日夜宿山阿(34),有人相问,静里工夫,炼形打坐(35),笑指那落叶辞柯(36)。

  “折桂令”想当初向清明日共饮金波(37),张孔目家世坟茔,须不是风月鸣珂(38)。他将俺儿女夫妻,直认做了云雨巫娥(39)。俺自撇下家缘过活,再无心段匹绫罗。你休只管信口开合(40),絮絮聒聒,俺张孔目怎还肯缘木求鱼(41),鲁斋郎他可敢暴虎冯河(42)。

  “雁儿落”鲁斋郎忒太过,(带云:)他道:“张圭,将你媳妇,则明日五更送将来,我要。”(唱:)不是张孔目从来懦(43)。他在那云阳市剑下分(44),我去那华山顶峰头卧。

  (云:)我则道他一世儿荣华富贵,可怎生被包待制斩了,人皆欢悦。

  (唱:)“得胜令”今日个天理竟如何?黎庶尽讴歌。再不言宋天子英明甚,只说他包龙图智慧多。鲁斋郎哥哥,自惹下亡身祸;我舍了个娇娥,早先寻安乐窝。

  (云:)今日我去云台观散心咱。(贴旦云:)李四,你看那道人,好似你姐夫,你试唤他一声咱!(李四叫科,云:)张孔目!(正末回头科,云:)是谁叫张孔目?(做见科,云:)兀的不是我浑家李氏?(贴旦云:)你怎生撇了我出了家?劝你还俗罢!(正末诗云:)你待散时我不散,悲悲切切男儿汉;从前经过旧恩情,要我还俗呵、有如曹司翻旧案(45)。(众云:)你还了俗罢!(正末云:)我修行到这个地步,如何肯再还俗!(众拜科。)(正末唱:)“川拔棹”不索你闹镬铎(46),磕着头礼拜我。(李四云:)姐夫,今日咱两家夫妇儿女都完聚了,你可怎生舍的出家去?你依着我,只是还了俗者!(正末唱:)谁听你两道三科(47),嚷似蜂窝,甜似蜜钵!我若是还了俗可未可(48)!(贴旦云:)孔目,平素你是受用的人,你为何出家?你怎生受的那苦?

  (正末唱:)“七弟兄”你那里问我为何受寂寞,我得过时且自随缘过,得合时且把眼来合,得卧时侧身和衣卧。

  “梅花酒”不是我自间阔(49),趁浪逐波,落落托托(50),大笑呵呵。

  夫共妻、任摘离,儿和女、且随他,我这里自磨陀(51),饮香醪(52),醉颜酡(53),拼沉睡在松萝(54)。

  “收江南”呀!抵多少南华庄子鼓盆歌(55)。乌飞兔走疾如梭,猛回头青鬓早皤皤(56)。任傍人劝我,我是个梦醒人,怎好又着他魔?

  (包待制冲上,云:)事不关心,关心者乱。老夫包拯,来到这云台观,见一簇人闹,不知为甚么?(李四云:)爷爷,小的是许州人银匠李四。

  俺姐姐被鲁斋郎强夺为妻,幸得爷爷智斩鲁斋郎,如今俺姐姐回家来了。争奈姐夫张圭出了家(57),不肯认他,因此小的每和他儿女,在此相劝,只望爷爷做主咱!(包待制云:)兀那张圭,你为何不认他?(正末云:)我因一双儿女,不知所在,已是出家多年了,认他做甚么!(包待制云:)张圭,你那儿女和李四的儿女,都在跟前,这十五年间,我都抬举的成人长大,都应过举,得了官也。如今将李四的女儿,与张圭的孩儿为妻;张圭的女儿,与李四的孩儿为妻:你两家做个割不断的亲眷。张圭,你快还了俗者!(词云:)则为鲁斋郎苦害生民,夺妻女不顾人伦,被老夫设智斩首,方表得王法无亲(58)。你两家夫妻重会,把儿女各配为婚。今日个依然完聚,一齐的仰荷天恩(59)。(正末同众拜谢科,唱:)“收尾”多谢你大恩人救了咱全家祸,抬举的孩儿每双双长大,莫说他做亲的得成就好姻缘,便是俺还俗的也不误了正结果(60)。

  题目 三不知同会云台观(61)正名 包待制智斩鲁斋郎“注释”①摄魂台:迷信说法,摄取阴魂的场所。这里形容公堂的森严。

  ②老夫:古代有地位老年男子的自称。

  ③庐州:治所在今合肥市。

  ④龙图阁待制:宋代有龙图阁,设学士、直学士、待制、直阁等官。

  ⑤正授:正式任命。府尹:一府的最高行政长官。

  ⑥五南:指京城以南地区。采访:察访。

  ⑦早是:已是。

  ⑧应过举:参加过科举考试。

  ⑨得第:指考取功名。

  ⑩拳拳在念:时时挂念。

  (11)市曹:闹市,古代处决犯人多在闹市执行。

  (12)典刑:斩刑。

  (13)齐:齐字繁体为“齐”,下边添个“小”字即为“斋”(斋)。

  (14)阴骘:功德。

  (15)“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这是老子《道德经》里的句子,道教以《道德经》为经典,所以云台观主阎双梅出场时念这几句,以表示身份。

  (16)做些好事:指烧香拜神,为死者祈祷。与下文的“超度”同义。

  (17)一径:专门,特地。

  (18)权:且。经钱:付给道士念经的钱。

  (19)斋食:寺庙中的素食。

  (20)道扮:道姑装扮。

  (21)追荐:追悼亡魂。与“超度”同。

  (22)冠带:官员服饰。

  (23)只甚:有甚么事。

  (24)交门亲眷:相互婚娶的亲家。

  (25)愚鼓简板:即渔鼓简板,是唱“道情”的伴奏乐器。

  (26)百衲衣:出家人苦行修身,以碎布缝制的衣服。

  (27)争似:怎能比。

  (28)炼丹砂:道教善于炼丹,即从矿物中炼取药物服用,追求长生不老。

  唐吕翁:唐代的吕洞宾。

  (29)何如那:何用过问。萧何:汉初丞相,曾制定各种法律法令。

  (30)参破:看破。

  (31)蜗牛角上争人我:古代寓言,出于《庄子》:蜗牛双角上各有一个国家,一为“触氏”,一为“蛮氏”,两国经常发生激烈的战斗。后人以此借喻世人为小利勾心斗角。

  (32)三公华屋:指大官豪华的房屋。三公,东汉时称太尉、司徒、司空为三公,唐宋时期沿用这种称呼。

  (33)五柳婆娑:晋代诗人陶渊明弃官隐居,追求世外桃园的生活,在屋旁种了五株柳树,自称“五柳先生”。这里张圭借以表达他厌弃世俗、向往清闲生活的愿望。

  (34)山阿:山岭。

  (35)炼形打坐:静坐修炼身心。

  (36)辞柯:离开树枝。

  (37)金波:酒。

  (38)鸣珂:珂是悬挂在马勒上的玉片,玉片碰撞的声响叫“鸣珂”。古时贵族常骑挂有玉片的马去妓院,因此即称妓女聚居的地方为“鸣珂巷”。

  风月鸣珂,泛指男女鬼混寻乐的地方。

  (39)云雨巫娥:传说楚怀王曾梦见巫山神女,与她欢会,临别时,巫山神女说她“旦为朝云,暮为行雨”。这里借指男女在风月场所的欢会。

  (40)信口开合:张嘴乱说。也写作“信口开河”。

  (41)缘木求鱼:到树上捉鱼,比喻做事方向不对。

  (42)暴虎冯河:暴虎,指赤手空拳去打虎;冯河,指不用舟船涉水渡河,比喻蛮干、冒险。这里借指鲁斋郎胡作非为。

  (43)懦:软弱。

  (44)云阳市:古时对死囚行刑的地方。

  (45)曹司:古时分科办事的官署。

  (46)不索:不要,不必。镬(huò 获):无足鼎。铎:金属乐器。闹镬铎:指闹嚷嘈杂声。

  (47)两道三科:意为翻来复去,重三道四。

  (48)可未可:却不可以。第一个“可”字表示转折,意近似于“却”。

  (49)间阔:离别疏远。

  (50)落落托托:放浪不拘小节。

  (51)磨陀:自由自在。

  (52)香醪:香醇的好酒。

  (53)醉颜酡(tuó驼):酒后脸红。

  (54)松萝:植物名,大多悬垂在高山针叶林枝干间,也有的生长在山石上。

  (55)南华庄子鼓盆歌:“南华”指战国时庄周的著作《庄子》,唐代称为《南华经》。经中说庄周妻子死后,庄周在家敲盆歌唱,抒发悲哀。这里意指出家比死了悲哀好。

  (56)青鬓早皤皤:头发早白了。

  (57)争奈:怎奈。

  (58)无亲:不分亲疏。

  (59)仰荷天恩:崇敬地感激皇上的恩德。

  (60)正结果:正果。佛道两教都将修行到功德圆满作为归宿称做成正果。

  (61)三不知:料想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