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关汉卿戏曲集导读

在精深博大的中华传统文化中,蕴含着丰富的精神资源。生生不已的变易之道,居安思...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 典型人物性格的创造
章节列表
一 典型人物性格的创造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救风尘》塑造了风尘女子赵盼儿深谙世情、具有侠义心肠而又机智老练的性格。她的这种性格,正是在和花台子弟周舍的矛盾冲突中鲜明地表现出来的。由于她久处风尘,在备受凌辱的妓女生涯中,对各种人的品质和人与人之间的复杂关系有了深刻的认识,因此她对周舍那种人就比宋引章看得透彻:“那厮虽穿着几件虼螂皮,人伦事晓得甚的?”当宋引章不听她的劝告嫁给周舍、受骗上当后不得不向她求救时,她既怨宋引章当初不听自己的劝告,又对与自己同命运的姐妹怀有深厚的同情心,她见义勇为,“割舍的一不做二不休”,“做个机谋”去打救宋引章。她针对周舍“爱女娘”的好色和贪婪、狡猾的特点,带着“两箱子衣服行李”,打扮得漂漂亮亮,要去“冲动那厮”。她一见周舍,就说要嫁给他;话又说得入情入理,竟使周舍“着了她道儿”,给了宋引章休书。当周舍知道上了当,便赶来夺取休书,他欺骗宋引章拿出休书,便上前抢夺了一口咬碎。并胁迫宋引章说:“休书已毁了,你不跟我去待怎么?”谁知周舍的这些行为,早在赵盼儿的意料之中。在周舍赶来之前,赵盼儿已预先把休书换过,结果让周舍咬碎的不过是一张假休书。周舍见一着不成,便耍起无赖。他对赵盼儿说:“你也是我的老婆。”赵盼儿问他:“我怎么是你老婆?”周舍说:“你吃了我的酒”,“受我的羊”,“受我的红定”。赵盼儿驳斥他说:“我车上有十瓶好酒”,“我自有一只熟羊”,“我自有大红罗,怎么是你的?”这种从生活中提炼凝结而成的矛盾冲突,真实地表现了人物鲜明的个性,宋引章的轻信、软弱,周舍的狡猾耍赖,赵盼儿的机智老练、熟谙世情和富于正义感的性格,在这一矛盾冲突中得到了生动的体现。

  《望江亭》中的谭记儿是个有“机谋见识”的人,她机智勇敢的性格,正是在同杨衙内的矛盾冲突中体现出来的。杨衙内是个有着特殊地位的花花太岁,他有权利奏知皇帝,诬陷谭记儿的丈夫白士中“贪花恋酒,不理公事”,得到皇帝赐给的“势剑金牌”去杀白士中的头;但他又有着愚蠢、好色的弱点。谭记儿看准了他的弱点,采取智斗的手段,勇敢地扮做一个渔家妇女,到杨衙内那里去卖鱼,并为他切脍、陪他饮酒,将他和亲随都灌得酩酊大醉,骗取了势剑金牌和文书,以及作为杨衙内罪证的一首淫词,使本性凶恶的杨衙内失去了陷害白士中的凭借,解除了他对白士中的威胁。谭记儿机智勇敢的性格,正是通过和杨衙内的矛盾冲突体现出来的,虽然她为杨衙内切脍、陪杨衙内吃酒,表面上并没有什么矛盾冲突,但实质上却围绕着杨衙内带着势剑金牌要杀白士中,谭记儿要赚取势剑金牌使杨衙内不得杀害白士中展开了激烈的矛盾冲突。它和塑造赵盼儿性格所不同的,只是在现实主义手法中又带有某些浪漫主义的色彩。

  《玉镜台》中闺阁小姐刘倩英敢于反抗封建礼教的斗争性格,也是通过她和以欺骗手段谋娶她的温峤之间的矛盾冲突体现出来的。而她性格中的弱点——虚荣心,也正是在“水墨宴”的场面冲突中才鲜明地反映了出来。在水墨宴上,王府尹对他们说:“小官奉圣人的命,设此水墨宴,请学士、夫人吟诗作赋。有诗的,学士金钟饮酒,夫人插金凤钗,搽官定粉;无诗的,学士瓦盆里饮水,夫人头戴草花,墨乌面皮。”在这种场合,身为闺阁小姐的王倩英急了,她想“墨乌面皮,什么模样!”她不得不求温峤:“学士,你听者,大人说,你若有诗便吃酒,无诗便吃冷水,你用心着!”当温峤刁难她,要她“休叫学士,你叫我丈夫”时,她想“乌墨搽面,教我怎了?”

  为了顾全颜面,无可奈何,只得叫温峤“丈夫”,并反复叮咛温峤“着意”

  吟诗。待温峤的诗得到王府尹的称赞,赐给她“插凤头钗,搽官定粉”时,她便欣喜若狂地感激温峤:“学士,这多亏了你也!”对温峤做了妥协。正是在这种喜剧场面的人物矛盾冲突中,王倩英由于虚荣心的驱使而最后对温峤妥协的性格,就被浓墨重彩细腻地勾画了出来。

  窦娥坚强、善良、敢于反抗的性格,也是在各种矛盾冲突中展现出来的。

  首先是在她与婆婆和张驴儿的矛盾冲突中体现出她坚强的、敢于反抗的精神。当她知道婆婆答应招张老做丈夫时,她对婆婆这种软弱、糊涂的行为极为反感,她斥问和讥讽婆婆说:梳着个霜雪般白□髻,怎将这云霞般锦帕兜?怪不的女大不中留。

  你如今六旬左右,可不道到中年万事休!旧恩爱一笔勾,新夫妻两意投,枉把人笑破口。

  (第一折[后庭花])当婆婆对她说:“不若你也招了女婿罢”,她坚定地回答说:“婆婆,你要招你自招,我并然不要女婿。”窦娥坚强的性格,在与婆婆的冲突中开始得到了反映。当张驴儿拉拉扯扯硬要窦娥拜堂时,窦娥愤怒地将他一把推倒,进一步展现了她坚强的性格。张驴儿投毒想药死蔡婆婆反而药死自己的父亲后,耍赖威胁道:“好也啰!你把我老子药死了,更待甘罢!”这时蔡婆婆已吓得六神无主,而窦娥却镇定自若:“自药死亲爷待要唬吓谁?”张驴儿胁迫她,问要官休还是私休,她说“我又不曾药死你老子,情愿和你见官去”。在这种激烈的矛盾冲突中,窦娥的坚强性格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同样,窦娥善良的性格也是在矛盾冲突中体现出来的。当她被官府逼供打得血肉横飞的时候,楚州太守桃杌问她:“你招也不招?”她还是不肯屈招,仍然说“委的不是小妇人下毒药来”。当桃杌见她不肯屈招,要打她婆婆时,她连忙阻止说:“住住住,休打我婆婆,情愿我招了罢”,这就体现了窦娥性格中善良的品质。她的反抗精神是与官府的矛盾冲突中得到集中体现的。

  当她遭受酷刑时,从她心中叫出了“天那,怎么的覆盆不照太阳辉!”当她被判处死刑,她愤慨地指斥道:“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当她临刑时,她又立下了“三桩儿誓愿”,以显她的冤枉。

  正是在和官府的矛盾冲突中,使她的反抗精神充分地展现了出来。

  关汉卿对人物性格的塑造,不仅在于通过矛盾冲突展现人物的性格,同时还以感情化和理想化的艺术手法来创造人物的性格。《单刀会》里的关羽,是位历史英雄人物,在历史典籍中有关他单刀赴会的记载非常简略。尽管宋元以来的讲唱文学,对关羽的形象和性格已有一定的发挥,但却远远没有达到关汉卿笔下关羽形象和性格这样高度的感情化与理想化。关汉卿塑造关羽的性格是倾注了自己的感情和理想的。如果说关羽在宴会上和鲁肃的冲突,表现了关羽英勇威武的英雄行为的话,那么他在大江之中的抒情,则表现了他豪迈无畏的英雄气质和精神。《单刀会》中关羽性格塑造的成功之处,正在于展现了他这种大智大勇的英雄精神,而这种英雄精神又是通过环境和人物的感情相交融而表现出来的。关汉卿在作品中为关羽创造了渡江赴宴途经江中的壮阔环境,让关羽在这种环境中通过[双调新水令]和[驻马听]两曲抒发自己的感情,这种境与情的高度艺术概括描写,生动地表现了人物的博大胸怀和中流砥柱般的英雄精神。作品中人物的感情,实际上来自作者的感情,正如汤显祖所说:“万物之情,各有其至,董(解元)以董之情而索崔(莺莺)张(生)之情于花月徘徊之间,余亦以余之情而索董之情于笔墨烟波之际。”关汉卿在《单刀会》中正是通过感情的抒发,来塑造关羽性格中被理想化了的大智大勇精神境界的。

  关汉卿塑造具有高尚美德的正面人物性格还大量运用了对比衬托的艺术手法,以有缺点或有恶行的反面人物性格来对比,从而达到鲜明地突出正面人物高尚性格的艺术效果。如《望江亭》中谭记儿与白士中相比,与杨衙内相对,显得胆大心细和机谋见识高深;《救风尘》中赵盼儿和宋引章相比,与周舍相对,显得老练聪明和泼辣有魄力。正如十九世纪法国作家雨果所说:“滑稽丑怪作为崇高优美的配角和对照,要算是大自然所给予艺术的最丰富的源泉。”(《西方文论选·克伦威尔序言》)关汉卿正是从生活中提炼出各种“滑稽丑怪”或有缺陷的性格,来对比衬托那些具有超人才能和高尚美德的正面人物性格的。如在《单鞭夺槊》中,尉迟恭的忠诚品德和高强武艺就是通过和李元吉、段志贤的对比中得到充分体现的。李元吉陷害尉迟恭有二心,“要回后山去”,在相互对质时,李元吉谎说尉迟恭被他“珰的一声”

  把鞭打在地下,“顺手牵羊一般”将尉迟恭提了回来。李世民对李元吉的话是有怀疑的,他说“敬德他一员猛将,如何这等好拿,我且问军师咱。”这时军师徐茂公提出到演武场让李元吉再捉拿一遍尉迟恭,“拿的转来,这便见三将军是实,拿不来便见敬德是实”。李元吉哪里敢与尉迟恭试艺,他心里嘀咕:“老徐却也忒(太)泼赖,这不是说话,这是害人性命哩。”当他耍赖不愿试艺时,尉迟恭与他相反,却表现得从容不迫,他说:“三将军也不消恁的,我如今单人独马前行,你拿槊来,你捉的住,我情愿认罪;你刺的死,我情愿死。”奸刁的李元吉听尉迟恭说单人独马赤手空拳而让他持槊试艺,觉得有机可乘,便答应上演武场去。在演武场上,李元吉一槊刺来,却被尉迟恭夺去,李元吉坠下马来。这个“丑怪”又耍起赖来,说“我马眼叉”。换了马再试,还是如此,李元吉再次耍赖,说“我鸡爪风儿发了”。

  第三次再试,又被尉迟恭夺槊坠下马来,他自欺欺人地嘀咕“俺肚里又疼,且回去吃钟酒去着”,悻悻地走了。尉迟恭正直的胸怀和高强的武艺,正是在通过和卑鄙无能的李元吉对比之中,初步得到了表现。接着在和单雄信的战斗中,由于段志贤的衬托对比,他忠诚的品质和高强的武艺就得到了更加充分的展现。在李世民观看洛阳城碰上敌将单雄信时,段志贤与单雄信刚一交手,就弃下李世民溜之大吉,他说:“我近他不的,跑、跑、跑!”而尉迟恭却“铲马单鞭”大叫“单雄信勿伤吾主”,前来救援李世民。只见尉迟恭“揣揣揣加鞭,不剌剌走似烟,一骑马賸到跟前。单雄信枣槊如秋练,正望心穿,见忽地将钢鞭疾转,骨碌碌怪眼睁圆,尉迟恭身又骁手又便,单雄信如何施展?则一鞭偃了左肩,滴流扑坠落征。”(第四折[刮地风])直打得“单雄信丢了枣槊,口吐鲜血,伏鞍而走”,救了李世民。当李世民对他说:“若不是将军来呵,那里取我这性命!”尉迟恭却回答道:“量尉迟恭有何德能,则是仗元帅虎威耳。”尉迟恭的精湛武艺和忠诚勇猛的性格,正是通过与段志贤自保性命临阵脱逃的无能、不忠等行为的对比,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